(二)见闻点滴
发布时间:2003-09-14 19:51 阅读次数:633
第二篇:见闻点滴

1、香港艺术馆里的三个馆印象。

A、玉石馆:这是参观的第一个馆,花时间也是最多的。里边各式玉器很多,各个朝代的都有,在微弱的灯光下润泽滑腻,让人很想握之掌中把玩细看。而且关于不同玉器的介绍也很有意蕴,只可惜没有文字资料提供,我摘抄了一些。

看到一个很精致和实用的唐代的玉带:其实就是裤扣。做得和现在用的样子差不多,中间有轴可以滑动的,用轴来卡裤带。这个东西在唐代是二品以下就不可以佩戴的。一些唐代玉器中有胡人的形象,说明当时已经有了较多的中西交流。

商周时代玉器是尊卑的象征。战国到汉,玉开始被喻为君子,有“玉有九德”之说。唐宋以降,玉的世俗化趋势加快。 许多玉器上雕的形象都有含义。到了晚明以后走向极端--“图必有意,意必吉祥”。

这里罗列一些各朝代玉器图案的含义。如果以后给有此爱好者送礼可能用得上,呵呵。

一对獾:“双欢”,一谓夫妻;一谓双喜临门。

獾仰视喜鹊:欢天喜地。

象:祥; 鹿:禄; 羊:阳,祥;

鹭鸶与荷:一路连科; 鱼衔莲花:连年有鱼; 石榴、萱草:多子

刘海戏蟾:发达致富。

展览玉器中有很多是一位医生收藏的,还有一位女士的名字也出现了好几次,当时还记得的,隔几天就忘记了。

B、扬州八怪作品馆:几乎所有藏品都是一家叫“虚白斋”的收藏的。以前看八怪的作品都是书上的图片,在香港艺术馆看到这么多收藏的真迹是我没有料到的。八怪中有二位长于画梅画花卉的晚境都较残,一位汪士慎是双目盲,一位高翔是右手残废。

注意到所有画作中有手的部分都画得怪怪的,以前看凡高的画好像也是。

C、香港当今画作馆:一位叫朱兴华的,画作叫“我在庙街的日子”,好几个不同的生活场面分布在画布各个部位,中间写满了字,是讲述“我”在庙街的童年以来的生活。文字很平实,讲到各个阶段的“我”和庙街的变化,画中有字,字中有画,相互使得对方的表达更加有感染力。

整幅画作大小为2米乘1米左右。一位叫吕振光的有评论说“艺术作品之动人往往是以最慢不经意的笔调写出最深浓的感情”,用来品评朱兴华的作品很恰当。

吕振光也有作品,叫“山水系列”,是用有条形的彩布铺陈在四块板上。没有弄懂。

2、因为在浸会大学学习,所以了解了一些宗教知识,如关于浸会教派的:同德国的路德教派、瑞士的加尔文教派以及英国的圣公会一样,浸会教派也属于新教。新教、天主教和东正教是基督教的三大教,关于宗教改革的前因后果不太清楚。知道的可不可以用简明的话说说?

Sze送给我一本新约圣经,中英文对照的,开始每天读一点。

3、一天去餐厅吃饭,见到几个时尚的小伙子,头发焗成了不同颜色。走近后,看到他们的裤子满是泥浆之类的,后来才反应过来他们是楼上装修的工人。想起内地的建筑工人,没有见到头发焗油的,是否这也是一种进步--“人人都有爱美的权利”?据说SARS后他们的工资普遍下降,200-300港币一天。清洁工是3000左右一个月。据说一开始颁布吐痰和乱扔东西法令的时候,许多工人很惨,被罚了1500,就是半个月的工资呀。

昨天听说,香港的一般学校一般专业毕业的本科生,目前月薪只有4000-6000。也和广东差不多了。

4、在浸会校园的电梯以及一些公告牌上,会见到一些保安机构的宣传,类似内地的“民警提醒您注意”之类。我注意到有一条是“女士最好结伴上厕所”,看来校园里也要小心一些,这样写,可能以前出过事吧?

不过我们的公寓治安还蛮好的,进出都要用感应器感应一下证件。唯一见到一处可能不安全的地方是,洗衣房里有人贴出丢衣服的启事。不过可能是同学慌忙中拿错了。

5、11号中午在公寓一楼看书的时候,看到很多学生和一些老外在整理一间大屋子,一问才知道老外要教跳舞。于是跟着他们一起跳。都是比较有节奏的,动作不难,集体跳起来很好看,尤其配上音乐。有一个COCK舞有模仿公鸡的动作,然后转圈交换舞伴,很像“勇敢的心”里威廉回家时碰上村民们跳的那种。还有一个很适合夜晚围着篝火跳,也是有点苏格兰风情的。这些老外都是和我们住一层楼的,他们作为志愿者来教英语,小的20多岁,老的估摸60多了。精神状态都很好,还和我们一起跳舞。一位叫ANNE的老太太住我们对面,一次听到她咳嗽就问她要不要吃药。之后每次见面都问候。跳舞时还过来指导我转圈。

6、12号本来要去兰桂坊喝酒,但我们GROUP的LEADER硬是觉得没有做完CASE就不应该出去玩,只好去火热的机房煎熬(晚上11:30后没有冷气)。想着ELVIS(他的部分是总结,可以最后做)在兰桂坊快活,大饱眼福,更觉燥热。

事实上直到离开教室我们也没有完成CASE。GROUP LEADER叫HOLLY,在一间瑞士的投资咨询公司做,37岁了还是单身汉。金丝眼镜,模样秀气,看上去象27-8岁的样子。做事很认真,上课喜欢提问,并且喜欢用拖长的“嗯~~~~”表示理解和赞同,此举常常把澳洲同学逗笑。和他那么认真的人在一起,还真不好和他犟。

7、13号下午做完了,晚上小组同学一起去旺角吃饭。那是到香港后吃得最香的一顿。菜的色香味都很好,美中不足是地方比较挤,我们不得不屡次起身让里桌的人离开,或帮助服务员传递菜进去。三个香港的同学请客,花了500多(7个人)。

饭后去唱卡拉OK,两个香港女生唱得不错。很多歌都比较新,她俩唱的都是MTV频道刚刚出来的。清华的女生只听不唱,我就逗她说清华女生是“从后面看想犯罪,从侧面看想撤退,从正面看想自卫”,她不依不饶,直到说她是个例外才作罢。不过她还确实是乖孩子,保送上的北航本科,又被保送上清华经管的研究生,这么大了还从未去过酒吧。

ELVIS一首“YESTERDAY”获得众靓女喝彩。12点多我们结了帐,457元。


【扫一扫关注微信订阅号】